南京沦陷前的人口总数约为60多万人 航班上充电宝自燃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

  日本APA酒店在客房中放置该酒店集团CEO所著的书籍《真正的日本历史 理论近现代史》,书中否认南京大屠杀和强征“慰安妇”的存在。该事件在网络上曝光后,引发中韩民众一片声讨。

  1月17日,日本APA集团在其官网辩称,书的内容全是事实,自己有言论和发表意见的自由,并表示不会撤下相关书籍。针对此番歪曲事实、否定历史的错误行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昨天下午发表严正声明表示强烈抗议,并对其错误观点进行批驳。

  颠倒是非,企图洗白“侵略者的身份”

  该书称“本来日军进攻南京的背景,是以1936年张学良在西安绑架监禁蒋介石的西安事件为契机,在共产国际的指导下,第二次国共合作成立,国民党政府军停止攻打中国共产党,而共产党势力进入了国民党政府军,挑衅日本军队,将日本拖入了战争中”。“中国接连不断对日本进行挑衅,一直自重保持冷静的日本被迫与中国进行全面战争,并非对中国的不当侵略。”将日本打扮成为“战争受害者”的形象,完全是为了被迫应对中国的不断“挑衅”而起来“抗战”,企图洗白“侵略者的身份”。此举实属颠倒是非,纯属无稽之谈。

  明治维新后,日本逐步走上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对中国发动了一系列的侵略战争。1874年侵略台湾岛,1894年发动甲午战争,1931年制造“九一八”事变,开始对中国东北三省的侵略。中国的抗日战争正是在上述背景下,针对日本的侵略行径展开的。

  栽赃嫁祸,妄图开脱屠杀罪责

  该书称日本军队是为了执行“扫荡便衣兵”的作战,杀死便衣兵是国际法所允许的。认为屠杀居民是国民党“残败兵”所为。事实上,大量的侵华日军官兵日记和口述证言表明,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在南京进行的有组织的集体犯罪。

  曾率部侵占南京的日军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在1937年12月13日的日记中写道:“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决定采取全部彻底消灭的方针。”于是,在当局“消灭俘虏”的命令下,日军南京城内外大肆搜捕未及撤离的中国军人和大量平民,押往长江边或郊外等处集体屠杀。中岛还说:“事后得知,仅佐佐木部队就处理掉约15000人,守备太平门的一名中队长处理了约1300人,在仙鹤门附近集结的有七八千人。”

  居心叵测,公然否定南京大屠杀罪行

  该书从所谓的人口问题、没有第三国人士的证据等方面,公然宣称南京大屠杀事件是中国方面捏造的,是不存在的。其实,上述所谓的“论据”,大都是日本右翼势力长期以来用来否定南京大屠杀暴行的一贯论调。

  根据《南京市政府训令》记载,1937年6月南京市人口总数为1015450人,至11月23日统计为“本市现有人口约五十万人”,加上“滞留在南京的9万多名军人”,以及从上海、苏州、常州、镇江逃难至南京的数万名难民,南京沦陷前的人口总数约为60多万人。该书认为“本来当时的南京人口是20万,屠杀了30万,此后一个月人口增加到25万人是不可能的”,这纯属偷换概念,用安全区的人口指代当时南京市的人口。

  著者声称该书分析了“众多”资料而书写的,断言“除国民党宣传部雇佣的两个人之外,完全没有欧美等第三国人目击屠杀的日记、信件、照片或者记录”。实际上,南京大屠杀期间,拉贝、马吉、斯迈思等20多位欧美人士冒着生命危险留在南京,组建南京安全区救助难民,他们亲眼目睹了日军在南京烧杀淫掠的暴行,并通过日记、书信等方式记录下来。而阿利森、陶德曼等欧美驻华外交官也在致本国政府的文件中报告了日军暴行。此外,《纽约时报》、《芝加哥每日新闻》、《曼彻斯特卫报周刊》等西方媒体当时也对南京大屠杀暴行进行了报道。这些档案史料是南京大屠杀历史的铁证,如此大量第三方证据的存在,不知为何著者视而不见?

  南京大屠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反人道罪行,是国际社会公认的历史事实,应该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在此,我们正告那些企图否定与美化侵略历史的人们,只有正视和反省历史,才能走向和平的未来。

  记者 黄欢

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