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发动全美大游行 为梁彼得维权 网络直播底线失守 中美合拍动画片

美国华人发动全美大游行 为梁彼得维权   “这将是纽约、也是全美国第一次华裔万人的维权示威集会。”纽约活动发起人之一罗维宗对新浪国际表示,这次活动预计将有上万人参与,是他参与美国华人事务以来,华裔反应最激烈、最踊跃的一次。   罗维宗对新浪国际说,美国华人们正在觉醒,意识到自己在参与社会议题上的弱势,“我们必须要勇敢站出来,表达自己的理念。” (Jerry Lo 摄)   争议的“梁彼得案”   2014年11月,担任警察不到两年的华裔警察梁彼得在巡逻一栋纽约布鲁克林危险建筑时,在黑暗的骚乱环境中扣动了手枪扳机,子弹经墙壁反弹后射进非裔男子格利的胸膛,致其死亡。看到躺在地上的受害人后,梁彼得叫了救护车,但并未实时进行心肺复苏。   虽然梁彼得以枪枝走火、未有足够训练进行急救作为辩护理由,但2015年2月11日,由12名成员组成的陪审团裁定,梁彼得过失杀人罪、渎职等5项罪名成立,最高将面临15年监禁。法庭将于今年4月14日做出量刑判决。   格利的家人对裁决表示满意。梁彼得则在听到自己所有罪名都成立的时,抱头痛哭。他的母亲贺芳在记者会上说,梁彼得5岁的时候看到她的金项链被抢,从此立志要当警察。毕业后放弃移民局稳定的工作,一心报考警校,当警察,立志要帮助纽约市,“如今却被所有人抛弃”。 2015年2月19日,梁彼得则在听到自己所有罪名都成立的时,抱头痛哭   不少华裔群体对这一裁决表示愤怒,认为梁彼得是“弗格森黑人青年遭白人警察枪杀案”和“纽约白人警察锁喉致黑人小贩死亡案”的替罪羊,上述两案的白人警察误杀非裔后皆以无罪告终,而“梁案”的定罪或有其政治目的。   此外,纽约警局是否该派遣缺乏训练的新人警察到高危险地方巡逻、以及管理警察在面对紧急状态的操作程序等议题也有争议。   在庞大的华裔社群抗争下,该案的检察官汤普森也亲自站上第一线说明,他向华裔受众为主的美国中文电视台表示,“这件事与政治无关,其他地方发生的案件也与梁案无关。”   “一个无辜的人被杀,而夺走他生命的警员必须负责。” 汤普森说,“这无关是不是替罪羊,而是建立统一的司法标准,保证警察和平民都被平等对待。”   面对全美华裔串连的万人大游行,检察官汤普森回应称,“我深信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给梁警员公平的庭审,他也在陪审团前为自己辩护,但陪审团不认同。” 非裔男子格利与华裔警察梁彼得。   华裔不再沉默 拒绝当“哑裔”   “并不是华裔比较安静,就代表我们好欺负。”在马里兰州居住25年的华裔工程师林玛丽对新浪国际说,检察官汤普森的说法无法说服她,“看到美国社会近年来的警民、种族骚乱,再看到此案对华裔年轻警察的判决,我很难相信这没有政治目的。”   林玛丽说她看着向梁彼得这样的华裔二代,就会想到自己一双儿女在美国生活长大,可能因华裔身分遇到的不公平对待。她向梁彼得基金账户“Legal Fund Peter Liang”捐款,支持后续诉讼;上白宫网站联署请愿,要求撤销对梁的指控;也决定在本周六,全家一起走上街头。   “为了我们和下一代的权益,不再当“哑裔””号招纽约游行的传单上写着。   事实上,自2014年梁案发生以来,纽约华人已经陆续举行数场相关的争平等、争公正游行。   移居纽约超过40年、长期参与侨胞事务的罗维宗也向新浪国际分析了他的观察,“以往的华人,比较安份,做自己的事情然后乖乖回家;现在新一代移民越来越多,教育水平也提高,很多是来这里留学,他们意识到在美国政治力量不够,或很弱势,所以现在开始觉醒。” 2015年3月8日,针对梁彼得案,华裔在纽约市议会的“支持警察”游行(Jerry Lo 摄)   “梁警官事件再一次提醒我们,民主与法治并非免费的午餐,需要每一位华人、每一位公民的积极参与。”长期在美争取华裔权益的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也发表《告华人同胞书》,呼吁全美各地华人一起伸出援手,帮助梁彼得在今后的司法程序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   求平等 非种族对立 拒绝挑衅   全美40多个城市的游行活动,透过社交网站快速串连。新浪国际了解到,尽管个城市的主办方对游行诉求、进行方式或使用的语言有意见分歧,但所有人的共识是——“拒绝种族对立”。   在该议题上,亚裔族群展现了自治与自律。游行的标语制作指南中,特别提醒参与民众,禁止任何有侮辱、谩骂文字,也不要使用几个争议性的口号:如“All Lives Matter”(所有生命皆重要),这是前阵子非裔群体的示威运动口号,主办方担心此口号有针锋相对作用; “Free、Support Peter Liang”(释放、支持梁彼得)主办方表示此用语并不合适,因为梁确实有过失。   相反,“Equal Justice”(司法平等)、“ Condolences to Mr。 Gurley’s Family”(为格利家庭哀悼)、“One Tragedy, Two Victims”(一场悲剧、两家受害)…则被认可为最适当的示威维权标语。 游行指南网站教导参与民众如何制作示威标语,并提供标语参考。   “我们不愿意挑衅,只求平等、支持司法公正,这是维权游行的目的。”罗维宗對新浪國際说。   “我们不是捣乱、不愿意制造骚动,我们只希望华人在美国也能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我们也要顾虑到非裔死者家庭的感受,因为两边都是受害者。”华盛顿特区的游行发起人之一Vincent Wong对新浪国际说。   “在美国讲究的是法律,我们就要遵守,在法律的框架下,和平表达我们的心声。”   (新浪国际 唐家婕)相关的主题文章: